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来了您呐

——侃侃“老北京”那些事儿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北京城区肇始斯地  

2012-12-19 19:33:31|  分类: 老北京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  

北京城区肇始斯地 - 绿葉 - 来了您呐
 

 如果从西周,眼下北京的这块地界上出现了最早的城市“燕”和“蓟”算起,北京这座古城已经差不多三千岁了。因为历史久远,所以北京有着太多的历史文化流传和典故,北京的一个镇、一个村、一条街、一条胡同,甚至一口井、一块砖石都有故事。它们有的已被史学家们拂去历史的尘埃,放射出金子般魅人的光彩;有的如散落在泥土中的珍珠,待我们这些后人在先人遗失的沙砾中细心地捡拾,并把它们串联起来。

  广安门立交桥东北侧,河边立着个高大的石碑。蓝天映衬下,青白石雕庄重、洁净、肃穆,碑上端刻着十六个大字:“北京城区,肇始斯地。其时惟周,其名曰蓟。”就是说,北京建都是从这个地方开始,时间可以上溯到周。

 广安门往北一站地,二环路西侧有一座塔——天宁寺,辽代的。上世纪五十年代时,塔还很完整,八角十三层,雕刻精细,只是塔底下周围很荒凉。后来,塔底下有了小工厂,盖了些百姓的“排字房”。再后来,起了高楼大厦,看塔就得从楼缝里找了。好在有个标志,热厂的大烟筒似乎比塔高,看塔就先找烟筒再找塔,遇上冒烟,再找塔影就费点劲。烟筒巍峨高耸,和古塔并肩总看着不大协调,好在那塔无论风吹雨打日头晒,电闪雷鸣加地震,又经过“文革”浩劫,居然千年来“岿然不动”,见证着京城的历史。连每个层檐上的铃铛都好好地在那儿挂着。前几年,塔底下的寺庙修复了,整旧如新,塔也得到了保护。前些时又听说热厂的大烟筒要拆,原因之一是为更好地保留古迹,真是太好了。广安门城门楼、城墙都拆没了,总算还留了这么个塔。

 要说天宁寺不孤单,东北一点还有个北京最大的道教场所白云观做伴呢。

 广安门桥往东一点儿,南线阁北口,立着个雕塑,白色大理石的,形状像个门框,门柱尤其宽宽的,门额上都有精美的雕刻,门额顶部两端是向内勾着的角形雕饰,这“门框”里的主要内容是一个青铜式的圆形镂空雕刻,那花纹正是“燕角”两个字。在过往匆匆的广安大街上,不知可有多少人注意过这个雕塑,雕塑旁立着不大的石碑:“辽燕角楼故址”——这里曾是辽代南京(皇)城角楼。“燕角”谐音为“烟阁”、“线阁”,古建筑没了,地名延续下来,就是今天的“南线阁”、“北线阁”。

 从广安门沿河往南走几百米,还有处雕塑,正方的石基底座,上面立体的瑞兽面朝东南西北方四方端坐。四根方形立柱,撑起高高的方檐顶,斗拱雕刻精美,基石像花岗岩,上边的雕塑均为青铜色,显得古朴庄重——此为“金宫殿故址”,上书“北京建都纪念阙记”:“北京正式为国都始于金代,时名金中都,其城址中心在今宣武区境内,值此北京纪念建都八百五十周年之际,于金中都皇宫大安殿故址建阙,特邀著名历史地理学家侯仁之院士撰写《北京建都记》以激励今人,昭示后人……”

 再往南不远,是“应天门故址”,应天门为金中都宫城正门,原宫殿已毁于历史的战火,现已只能“特立贞石为记”了。

 要想见京城西南角尚存的八百多年前的实物,那就得沿着广安门外护城河走到南头再往东,大约右安门外的位置,有处规模很大又很完整的古代水系建筑——金中都南城垣水关遗址。

 水关,又称水门、水津门、水窦等,是河道沟渠等穿过城墙的通水口。这个操场般大小的遗址被完整地发掘出来,可见是下了一番工夫。土筑、夯筑、城墙、闸门、水关通道,完整清楚,还有些当时用的设施器械,让我们看到了金中都曾经的辉煌。如今,在该遗址上面已建成了博物馆,展览金中都的一些文物及有关图片。通过阶梯可见水关遗址,等于将水关遗址保护在了博物馆内。

 上边说的,多是老祖宗给我们留下的珍贵遗产,往下还是说说亲见亲历的一些事吧。

 还得从广安门说起,金中都时有个彰义门,就在广安门西边不远。彰义门没了,但明代称广安门为“广宁门”,又俗称彰义门。所以直到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初,城西南角儿这一片的老人儿们,还管广安门叫彰义门。

 广安门城楼建于明嘉靖三十二年,清乾隆十五年增建箭楼,上世纪四十年代初拆除了箭楼和瓮城,五十年代前期广安门城楼还在。这一片的人们,要买点儿东西,就说:“上彰义门脸的大铁锅。”

 广安门内大街路北有个山货店,一般小百货都有。因为门口总摆着一口大铁锅当招牌,“大铁锅”便成了店名。大铁锅附近,现在南线阁一带还有个地方叫“登莱胶”,是来京的山东登州、莱州、胶州人聚集的地方。那地方还有个庙叫“宝应寺”,后来成了小学,最近进去看了看,仍然在教学使用,庙宇殿堂也保留基本完好。

 广安门城楼还在时,界限比较清楚。城楼往东,叫城里。出城门楼子过了护城河往西,就是城外了。多是菜地。一片郊野景象。1957年,广安门城楼被拆除了,但城墙还残存。1958年大炼钢铁,学校操场上要砌“小高炉”炼钢,老师带着小学生到广安门南段残存的城墙上拆城砖挖黄土——钢没炼成,城墙毁了。

 广安门城楼拆了,但内外界限还有,最明显的标志就是跨在护城河上的那座桥。广安门是京城与西南地区连接的重要关口门户,从西南进出京都要经过这里,外边就是卢沟桥和宛平县城呀。

 随着发展,人多车多,上世纪八十年代,广安门桥这儿成了“嗓子眼儿”,后来“打通两厢,缓解中央”,广安门这儿成了西厢工程的重要工地。现在,广安门立交桥东西成了首都第三条大道——广安大街。

 白纸坊,这里有一座古庙——始建于唐代的崇效寺,以花木尤其是黑牡丹出名,曾经很是兴旺,如今只剩了藏经阁和掩在民宅里的山门了,还有“崇效胡同”。

 白纸坊这原来有个很大的单位——印刷局,后来又建了541造币厂。那些年北京市的一些重要会议还要在“541”的大礼堂开呢。

 从白纸坊到牛街有一条斜街,因为两边长着高大的老槐树,人们管它叫“树趟子”,其实有名——枣林斜街。这条斜街西南至白纸坊后街附近,东北到牛街清真寺的影壁后边。再往前走,转过影壁,清真寺和牛街便豁然在眼前了。其实,沿着“树趟子”的走向,可以进入牛街路东的输入胡同。有个老作家曾经写过,他从宣武门一带往印刷局送稿件,便是一路泥泞穿过这条斜街到了白纸坊。后来修了南北走向的白广路,把这斜街截为两段。西北段盖了邮电部水利部宿舍和居民楼,只能从老槐树的走向看出“树趟子”的痕迹了。再后来,牛街平房拆迁改造,东北段的枣林斜街也就淹没在小区居民楼中了。这一片的古迹,就是牛街清真寺和再往东一点的法源寺了。

 再说说白广路。广安门内南线阁往东直到牛街,南边这一片本没有南北的路,不多的住户,纸坊、菜地……大约1952年这里硬是开出一条大道,人们叫它新马路,它沟通了白纸坊和广安门内大街,所以正名叫白广路。白广路一通,周围环境大变,冶金设计院、水利部、轻工业部、邮电部等机关宿舍大楼结结实实地站在了路两边,接着是白广路商场、广安门电影院……  

 白广路新,所以好画最美的图画——街心花园、凉亭、喷泉、花草绿地……当年路两边的行道树,现在树叶相交,已成林荫道。就是这条新马路,连接着两座古老的建筑。南端偏西一点儿崇效寺,一出北口便是报国寺,现在修葺一新,成了文化市场。

 古都的地理,就是这样。旧的、新的,最古老的、最现代化的,交错着,掺杂着,融合着……京城的西南角,与再往东的城南会馆戏院及各种老字号,共同形成了宣南文化。而“北京城区肇始斯地”的纪念碑和辽代的天宁寺塔矗立在广安门外护城河边,天天看着西二环路上立交桥盘旋,车如流水马如龙。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37)| 评论(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