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来了您呐

——侃侃“老北京”那些事儿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老北京——炮局胡同、柏林胡同和戏楼胡同(转载)  

2014-02-21 10:40:26|  分类: 老北京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老北京——炮局胡同、柏林胡同和戏楼胡同(转载) - 绿葉 - 来了您呐
 
老北京——炮局胡同、柏林胡同和戏楼胡同(转载) - 绿葉 - 来了您呐
 

比炮局胡同更出名的,是胡同里的“炮局监狱”

出针线胡同继续西行,穿过东直门北小街我们走进了炮局胡同——L说清代这里属镶黄旗的铸炮厂,专门制造火炮,胡同因此而得名。近代,当清廷开始从国外进口洋枪洋炮后,铸炮厂便被废弃了,清末改建为监狱,而炮局胡同的名字却一直保存了下来。

不过比胡同更出名的,就是胡同内的这座监狱了,它历经北洋政府、日伪和国民党统治时期,曾是关押政治犯臭名昭著的“北平陆军监狱”,1934年爱国将领吉鸿昌组织抗日同盟军,在天津被捕后就是被囚禁在这里的。他就义前他曾写下一首气壮山河的诗:“恨不抗日死,留作今日羞。国破尚如此,我何惜此头。”后来共产党人安子文、薄一波也曾被关押在这里。

七·七卢沟桥事变后,这里成了日军华北最高军法机关多田部队军法部的监狱,四周除了高墙、电网外,还筑起了七座碉堡,宪兵狼狗,戒备森严,令人毛骨悚然。据说当时监狱的牢房宽4米、长9米、高5米,一间牢房要关50多人,整座监狱最多时曾关押过3000多人,住在胡同里的老人说,那时经常能听到受刑人的惨叫,许多抗日志士在这里惨遭杀害。

抗战后期,这里还一度成了日本掠夺华工的“劳工中转站”,抓到的劳工先关在这里集中,凑齐人数后再经天津塘沽倒轮船送往日本——“站着进去,横着出来”,竟成了当年京城老百姓对炮局监狱的一句民谣。不过有讽刺意味的是,1937年山西平型关大捷后,日本人将阵亡的小鬼子头颅割下来,也是先送到这里清理后再送回日本处理的。

抗战胜利后,炮局监狱反成了关押日伪汉奸的地方——国民党军统头子戴笠一次就将日伪华北政务委员会委员长王克敏等50个大汉奸送进了炮局监狱,其中就包括鲁迅的弟弟周作人,他曾出任伪华北政务委员会常务委员兼教育总署督办。20天后,王克敏在狱中畏罪服毒自杀,而周作人则从炮局监狱押解到南京受审,最后经北大校长蒋梦麟和胡适说情,判了十年有期徒刑。

当时关押在炮局监狱中最大牌的汉奸当属川岛芳子了——她原名爱新觉罗·显玗,是清朝肃亲王善耆的第14个女儿。民国初年肃亲王善耆为“匡复清室”,将她送给日本浪人川岛浪速做养女,伪满洲国时被日本关东军授予陆军少佐军衔,人称“帝国谍报之花”。日本投降后川岛芳子作为京城第一号的女汉奸在北平被捕,据说送到这里后依旧奴性不改,高唱《君之代》,1948年被处决。

解放后,炮局监狱被改建为北京劳改局和北京第三看守所,1972年曾重建,一些尚未判决的重罪嫌疑人和一些涉黑团伙的头目多被拘押在这里,L说公交车上那些行窃的扒手抓到后也都会拉到这里——“你小子再不老实,就送炮局”,便是京城警察最给力的一句口头禅。而那些惯偷们则给炮局看守所起了个“九道弯”的别称,因为从北二环辅路到炮局胡同的看守所,正好要拐九个弯。

2008年北京奥运会前夕,作为京城五环内的最后一个看守所,炮局监狱终于画上了一个句号——它被迁往大兴新址,据说仅在押人员转移就花了三天时间。如今呢?作为昔日看守所的炮局胡同21号挂着“北京市公安局公共交通安全保卫分局”的招牌,而大院四个角落还依旧保留着4座小日本当年修筑的碉堡,灰色的丑陋砖墙上露着黑洞洞的枪口,虽多已风化斑驳,但似乎还在讲述着什么。胡同北面有座“炮局工厂国际青年旅舍”,大门影壁后的那座碉堡,据说就是昔日爱国将领吉鸿昌被关押及就义的地方。

不过除了这些个故事,炮局胡同几乎就是一条简陋、粗糙、乏味的胡同,尽管两旁低矮的民居、院墙大多被“胡同灰”粉刷过,但是挤在胡同里的三轮车、自行车、面包车,堆在路边的沙石、晾晒在门口竹竿上的衣裤,依旧显得杂乱无章。而所谓的四合院也大多是挤满棚屋的大杂院,大红的门楼内挤的只剩一条仅可一人通过的小巷。探头望去,门口挂着两大排电表, L说有多少电表就表示有多少户人家——都挤在这么一个院里?一个个简陋的棚屋,几乎就像七十二家房客,真让人有点不可思议。哦,有的门口还堆着高高的蜂窝煤,莫非现在还烧煤?  

 柏林胡同,得名于康熙御笔的“万古柏林”寺

从炮局胡同一路西行,转过一条小巷便是与之相连的柏林胡同了——它比炮局胡同还窄,交叉着几条更窄的死胡同,唯一知名的就是胡同北侧的柏林寺。

呵呵,孤陋寡闻,来到这里才知道,柏林寺曾是京城“八大庙”之一,尤其是康熙、乾隆年间盛极一时,如今门口仍立着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石碑。

柏林寺始建于元至正七年(1347年),明正统十二年(1447年)重建,因西侧就是雍正皇帝早年居住的雍和宫,加上乾隆皇帝又出生在这里,所以自然便和皇家拉上了千丝万缕的关系——清康熙五十二年(1713年)为庆祝康熙六十大寿重修,康熙亲题寺匾“万古柏林”;清乾隆二十三年(1758年)乾隆对柏林寺再次修缮,并亲撰碑文,还特意写了一首《柏林寺拈香诗》:“柏林古刹炳长安,岁久榱题惜废残。况是近临跃龙邸,特教重焕散花坊。”他还将原藏于宫内的龙藏经移至柏林寺——经版七万九千余块,经文七千余卷,刊刻于清雍正十一年(1733年),成于乾隆三年(1738年),是我国惟一幸存的龙藏经版。

如今寺院建有山门、天王殿、圆觉殿、大雄宝殿、维摩阁,据说山门前的影壁一遇雨天,便会显现出龙龟等形象,十分奇特。不过不知为什么,除了大门外墙上挂着的柏林寺介绍,寺院并不开放。L和保安交涉了半天也得不到通融,说领导知道会罚款,呵呵。。。

寺院对面有家四合院,也是柏林胡同唯一看上去有点像样的四合院,门楣上方挂着一块黑底红字的横匾,镌刻着“二十八号私家菜”——哈哈,原来经过装修,已经被辟为一家私房菜餐馆了。老板娘应声而出,欢迎我们进去坐坐,“不喝茶也没关系,欢迎参观。”

小院不大,前厢房设有沙发和咖啡座,后院两侧的厢房则被辟为雅座包间,院中摆着露天茶座,最有味道的是院子中央一棵古老的枣树,一树浓荫遮蔽着小院。老板娘说这棵枣树已有150年的树龄,但结的枣子仍然又脆又甜——“名园易得,古树难求”,京城的四合院,最珍稀的我想也许还是这些古木老树。

院墙角堆着一些桂林三花酒的酒瓶,一问,经营的果然是广西的私房菜——原来老板娘并不是这四合院的主人,而是广西人,只是租了这四合院开餐厅,“两年了,做的都是回头客”,她乐呵呵地说道。

哦,有意思的是,这标着28号私房菜的四合院是柏林胡同最后一个门牌号,而胡同对面的柏林寺却门朝西开,所挂的门牌号写着“戏楼胡同No1”。

 没有戏楼的戏楼胡同

也就是从柏林寺的大门开始,长长的胡同又换了一个“戏楼胡同”的名字——它东接柏林胡同,西至雍和宫大街,不过有意思的是,狭窄的胡同两侧除了民宅,却并没有看见什么戏楼,甚至没有戏楼的陈迹可寻。

L说这胡同的北面就是雍和宫,而听老一辈人讲,原来宫里是建有戏楼的。

噢,雍和宫的前身是康熙皇帝第四个儿子胤禛(后来的雍正皇帝)的“禛贝勒府”,清康熙四十八年(1709年)胤禛晋封为和硕雍亲王后,“禛贝勒府”改建为雍亲王府。府中建有戏楼,坐南朝北,落成时胤禛曾特意请父皇玄烨率后妃来此听戏。传说康熙见绕膝儿孙“五世同堂”,曾欣喜御笔“五福堂”匾额悬于厅上。雍正元年(1723年)胤禛继位当了皇帝后,将雍亲王府一分为二,一半辟为雍和宫,成了藏传黄教的上院;另一半则改为行宫,仍保存有寝殿、游廊、花园和戏楼。由于乾隆皇帝弘历也出生在这里,所以他继位后仍经常到这里来看戏,使得这里的戏楼久负盛名,而宫墙外的胡同也就因此得名——不过一切都毁于1900年八国联军侵占北京,当时日本人占据了雍和宫,他们不仅掠夺了宫中的珍宝,而且一把火烧了东书院、五福堂和康熙题字的戏楼,所留下的也只有宫墙南边的这条小胡同了——戏楼胡同,所记载的是一段多少有点让人难以释怀的清廷轶事。

沿着戏楼胡同西行,一出胡同口,右手边便是雍和宫雕梁画栋的大牌坊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1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